直播星二期机顶盒招标推迟 免费频道减半

发布:安徽波维     发布时间:2009-09-10 10:24:11     点击率:21880

近日,记者从多家直播星机顶盒厂商了解到,原定于今年6、7月份进行的直播卫星“村村通”二期工程机顶盒招标将再次推迟,预计至少也要等到10月份。记者就此对业界多家公司进行了采访,得知中星9号直播星的技术体制、运营体制极有可能将进行一定的调整,原来清流播出的4个转发器将有两个进行加密,免费电视频道将由目前的45套减少到24或25套。

    这一调整计划,尽管尚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但从各方面信息分析来看绝非空穴来风。以下笔者试图对其前因后果进行一些粗浅的分析,供业界探讨,不当处欢迎指正。

    直播星背景

    中星9号在去年6月9日成功发射并随后提供服务,此前在2006年10月29日发射的“鑫诺二号”卫星因技术故障而无法使用,使中星9号成为我国的第一颗直播卫星。中星9号目前主要服务于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根据《中国广播电视直播卫星村村通系统技术体制白皮书》,“中国广播电视直播卫星‘村村通’系统是我国‘十一五’期间的重要项目之一,旨在采用直播卫星技术扩大我国农村地区广播电视覆盖,解决全国已通电但广播电视不通达的20户以上自然村收听收看广播电视节目的问题,是一个公益性节目平台,直接服务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直播星“村村通”工程的覆盖目标为20户以上共71.66万个已通电自然村,国家为此出资34亿元用于采购以机顶盒为主的接收设备,计划在2010年前完成电视盲区2200万用户的覆盖任务。中星9号共有4个54兆、18个36兆共22个转发器,目前使用了3A~6A共4个36兆的转发器,具备提供48套标清电视、48套立体声广播及数据广播业务的能力。目前提供45套电视节目,其中包括内蒙蒙语、延边卫视朝鲜语、西藏卫视藏语、新疆卫视维语、新疆卫视哈语等少数民族语言的频道。

    去年底,广播电视“村村通”直播卫星电视接收设备第一期招标结果公布,四川长虹、四川九州、福建神州、青岛海信、上广电、同洲电子、青岛海尔7家机顶盒厂家中标,366万台机顶盒的总招标金额超过13亿元。一期招标的实施范围覆盖24个省份,其中西部省份的接收设备数量超过300万套。

    调整的原因

    按照原计划,今年6、7月份将进行第二期招标,总量预计在千万台左右。那么,是什么原因可能引发加密政策的出台,并随后带来招标的推迟呢?

    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可能有两点:

    1、一期工程基本落实之后,广电总局及相关部门应该会对实施情况进行评估,从而确定调整计划。此前,中星9号投入使用之后,所传输的电视频道也陆续有所微调。根据直播星机顶盒销售商网站信息,之前曾在3频道传输的CCTV-音乐频道后来取消,改为播出新疆兵团卫视,后来又变更为原来放在7频道的CCTV-7,而7频道目前空置;比如,原来48频道播出的青海卫视后来取消,在49频道增加青海综合藏语频道;陕西农林科技卫视频道在开始阶段也没有,是在去年8月底增加的。

    2、直播星山寨盒子日趋泛滥,地下市场是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而且因其免费对有线电视也形成了不公平的竞争冲击。在这方面,中广互联记者日前对直播星地下市场做了一些调查,详见《直播星地下市场调查》。 以上两点来说,第二个因素或许更加重要,一般的情况不至于做这么大的调整,可见地下市场的发展相当迅猛,有业界人士估计总量可能已超过千万规模。

    去年8月笔者在《中国电子报》发表的《有线数字电视面临双重危机》一文指出,“受到商业利益的驱动,地下市场的出现将很难避免。以目前拥有4000万户C波段卫星用户来看的话,对于有线电视将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冲击。”

    地下市场的出路

    1993年国务院颁布的《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管理规定》(129号令)第九条规定:在未经报批的情况下,“个人不得安装和使用卫星地面接收设施”;同时,第三条、第四条规定:“国家对卫星地面接收设施的生产、进口、销售、安装和使用实行许可制度。生产、进口、销售、安装和使用卫星地面接收设施许可的条件,由国务院有关行政部门规定。”、“卫星地面接收设施由国务院电子工业行政部门指定的企业生产,其他任何单位不得生产。”

    129号令至今并未做修订,只是对直播星“村村通”工程开了口子,这意味着地下盒子的生产、销售以及“村村通”之外的用户安装行为都是违规的。在中星9号之前,C波段“大锅”就已经盛行,前年“转星”的时候,广电总局共完成了2000多万用户的转星,而实际上这一数据可能达到四、五千万。中星9号发射之后,因Ku波段仅采用三、四十厘米的小锅就行,而且节目也比较丰富,中9机顶盒成为地下市场的新宠。

    地下市场如此盛行,一方面反映出监管及执法的失位,但另一方面,广大老百姓看电视的需求又是合情合理的,二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错位。同时,直播星的完全免费又与有线电视的收费形成了一个完全不公平的竞争环境,随着地面数字电视逐渐铺开,直播星+地面的双模机顶盒将把外省卫视与本地节目一网打尽,直播星对有线的冲击将愈甚。

    上述几个因素纠缠在一起,如同乱麻一般难以解开。笔者认为,启动直播星商业运营是唯一的破局招数,理由大致如下:

    1.启动商业运营,修订129号令,开放卫星电视个人接收,让地下市场浮出水面合法化;当然,对于境外卫视的非法接收应进一步加强管理;

    2.老百姓对广播电视有较强烈的需求,而且具备并愿意支付一定费用的应有一定的比例;

    3.对于边远山区及贫困地区,通过“村村通”工程实施惠民补贴政策,为保证这部分机顶盒不至于被复制或者外流,采取CA加密授权是必要的手段;

    4.只有通过商业运营,逐步增加付费频道、高清频道,才能把闲置的18个转发器逐渐用起来,否则资源浪费的局面将一直持续下去;

    5.只有通过商业运营,才能与有线电视形成公平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而市场竞争将有利于推动二者内容差异化及服务质量的提升;

    但是我们看到,目前直播星清流播出的45套节目,与有线电视的基本包内容已经相近。如果启动商业运营,仍然有45套免费节目的话,极可能出现绝大部分用户仅接收免费节目,从而使直播星地面段运营公司根本无钱可赚的局面。因此,免费的节目应该大大减少,才能保证商业运营的基本包收入。这里面有另外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电视的公益性与商业性混淆不清,有关部门应该界定哪些频道是属于纯公益性的、应该让广大老百姓免费收看的,哪些频道则是应该付费的。

    调整的后果

    如果对直播星进行部分加密,这一调整可能带来以下一些变化:

    1.CA加密的实施,将涉及到机顶盒及相关技术的调整,因此二期招标的时间肯定也将推迟。

    2.现有的芯片及机顶盒将无法收看今后的加密节目和其他服务,能够免费收看的节目减少近一半,将较大程度地抑制地下市场;地下市场虽然解决了很多老百姓收看电视的问题,但它毕竟是一个不规范的市场,其产品的质量与服务也不能得到保证。

    3.一期招标实施的366万“村村通”用户能够看到的节目也将减少近一半,这对于农民兄弟而言有些不公平,政府原来给他们的优惠政策因为地下市场的越界而打了折扣。不过,相比原来看不到电视的状况而言,二十多套节目也已经不少了,毕竟机顶盒及节目收视费都由政府买单了。

    4.预计二期招标的用户也只能收到与一期工程同样多的节目,否则就会造成新的不公平。

    5.那么就产生一个问题:加密的20套节目谁有资格来看?很可能第一步就是面向“村村通”用户,他们付费后可以购买不同的节目包。就是说,直播卫星的商业运营可能首先从“村村通”工程覆盖的用户开始,随后逐步进入城市也是可能的事情。

    6.对于2个未加密的转发器上的节目,今后有可能也逐步关闭,全部转为加密播出。当第一批不带CA的机顶盒需进行更换时,换成带CA的盒子,当大部分更换完毕即可进行全加密的切换。

    7.对有线而言,应该欢迎竞争,竞争的压力是发展的重要动力。但是,一定是在相对公平机制下的竞争,绝非目前地下市场的免费与有线的付费之间完全失衡的环境。

    8.如果通过这一调整,后续能够继续厘清电视频道的公益与商业属性的话,将是整个广电业界的幸事。

    笔者去年9月曾撰文《三大关系拷问直播星产业》,其中提到:“如果界定了公益服务的频道范围与数量,也可以免却众多频道争抢上星名额的问题。当然,为广大农村用户提供更多的广播电视服务,是办了一件大大的好事,但由于数量高达47套之多,而且考虑降低成本省去了CA加密,给将来的商业运营以及非法接收用户的管理带来难度。”该文还提出了加密的建议:“对于直播卫星而言,仅清流免费纯公益部分的频道(这些频道在有线、地面中同样采取清流免费),而对于其他商业频道均进行加密,‘村村通’用户可以通过机卡绑定的方式对其CA卡给予特殊的免费授权,如果担心免费卡的非法流通破解的话,还可以采取先收后返式的管理。”

    根据上面的分析,如果近期关于直播星加密的传闻属实的话,对于各方利大于弊,对于直播星产业的长远发展而言则无疑是一个好事。

 

博评网